返回“师姐”的疼爱(h)  二氧化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霍野来很快回到玉琼山,她此次在南涯小秘境中取得了赤水果,还差几株玄阳草,就能为兄长炼制赤火丹。霍问洲幼时所受的伤是玄阴之气入体,此病发作时,浑身如入冰窟,冰寒难当。即便是扶华剑君出手,也难以治愈,只能炼制赤火丹稍加抵御,使他发病时稍感安慰。

  霍野来一心记挂着兄长的病情,刚从南涯小秘境回来,就已经急着向二师姐柳如歌打探玄阳草的下落。因此她回到玉琼山,就先到了二师姐的洞府。

  她还不曾传音,柳如歌洞府的禁制便打开了。霍野来自顾自走进去,却见柳如歌身披白纱,周身水汽氤氲,已然等着她了。

  “师姐,我回来了。这次还要多谢你,我才能拿到那些赤水果呢,一别叁月,你有没有想我啊?”霍野来向来和师姐要好,一见她就知道她刚刚沐浴过,此时也表现的丝毫不客气。直接就为柳如歌擦起头发来。

  柳如歌懒懒倚靠在她身旁。“那你准备怎么感谢师姐呢,这次为了给你卜出赤水果和玄阳草的下落,师姐可是出了不少力呢”

  “师姐最疼来来啦,当然是师姐要什么,来来就给师姐什么”霍野来毫不羞愧地撒娇。

  “就你嘴甜,既然这么说,那你今晚就留在这里吧,玄阳草长在有冥泉河畔,修士若想拿到,只有到罗剎鬼市上去买,下个月鬼市大开,扶越师伯派李碎到鬼市去,你就跟着他去吧,也好让他照应你。”

  柳如歌瞧着霍野来笨手笨脚,直接打发她去沐浴。自个儿作出美人支颌的动作,直盯着她在泉中的身影,眼神莫名其妙。

  “师姐,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霍野来有些窘迫。她也裹上了柳如歌同样的白纱,只是柳如歌身材高挑,胸前平坦,一身白纱气质出尘,而她胸前则过于丰沛,穿上这白纱,总显得有些媚俗。

  “没事,你快过来吧,师姐今日耗费了不少力气,早已经累了。”柳如歌自然不能说是自己看她的乳儿又大了不少。

  夜晚,柳如歌点燃了熏香,霍野来沉沉睡去。她入门晚,自然不知道,她这位“师姐”,其实应当是“师兄”才是。这个秘密在剑宗甚至不算个秘密,只有入门较晚的李碎和她不知道。

  柳如歌出身安南柳氏,本名愿叫做柳裴。族中女子专擅占卜,男子则是普通人。可柳如歌出生时被族中长老断定是天生灵体,能断吉凶福祸。占卜是本窥天机,逆天之举。柳氏男子寿短,若不封印了他的男儿身,充作姑娘养大,只怕柳如歌早夭。他六岁拜入昆仑剑宗,随着年龄增长,封印越来越弱,如今要是贸然出了玉琼山地界,只怕要被天道降下灾祸,一命呜呼。

  这封印也有些弊端,如果他一直封印男身,做女子装扮,只怕命火转阴,不伦不类,变成不男不女的怪物。因此他只能找些女孩子亲近,可这玉琼山上的剑修皆是男子。从前他苦苦抑制,好在后来来了个小师妹霍野来。他便借机亲近,常常邀她在自己的洞府中留宿。几位师长或是一心专于剑道,或是云游在外,或是早已失踪,加上柳如歌有心隐瞒,竟没人能发现这一桩荒唐事儿。

  因此这几年来,霍野来几乎夜夜宿在这位和蔼可亲的“师姐”洞府中,乳儿早已不知被他摸了几遍。能有如今的傲人,还全靠柳如歌一手抚大。

  霍野来沉沉睡去,不知道自己确实在用身体报答“师姐”。柳如歌早在熏香中加了些安魂香,就算他动作再大,也不会惊扰霍野来的好梦。

  他把那层轻薄的白纱从霍野来身上扯开,借着洞府石壁上明珠幽幽的光芒端详。

  “确实又大了些”他喃喃道。从前师妹的乳鸽儿他一手堪堪握住,如今却捉襟见肘。

  霍野来安然躺在床上,不知道自己此时正裸着上身,两只乳鸽儿被自己的“好师姐”握在手里,又揉又舔,玩的不亦乐乎。

  柳如歌趴在师妹的胸前,轻轻舔咬右边的乳鸽,左边的也没有被他放过,一颗肉粒被他揉在指间,早肿的不像话。纵然他只见过师妹的胸脯,却也断定这世间不会再有比她更俊俏的了。这一对乳鸽儿让他爱不释手,足足几年都玩不腻。两只乳儿受他殷勤照顾,都肿胀起来,霍野来也有所感,在睡梦中轻轻低吟。柳如歌亲上师妹微微张着的双唇,向其中求索甜蜜的汁液。

  他一只手照顾着两只乳儿,另一只手朝下摸索,轻轻分开师妹的双腿,摸向她腿间湿漉漉的肉缝,开始弹弄肉蒂。霍野来早被他摸的汁水横流,溜出来的淫水沾湿了大腿,也打湿了柳如歌的手。空气越发淫靡起来。

  柳如歌放过了师妹的唇,开始照料她早已寂寞不堪的肉穴。他轻轻把师妹的腿推起来,探头靠向肉穴,那淫靡的气味让他更加情动,伸舌搅弄师妹淫乱的肉壁。舔,刺,挑,戳,直至停在一层屏障之前。

  不是他不想给师妹破身,而是他的封印未解,要是贸然与人行交合之事,只怕对自身无益。

  因此霍野来虽然全身无一处没被他舔摸过,但至今还是个雏儿。

  肉蒂已经被他玩弄的肿胀不堪,他轻轻朝穴中吹气,引得霍野来呻吟出声,身下的小穴也抽搐一下,淌出大股汁水。柳如歌上前,吻上那骚穴,舌头模仿性器,在其中穿插舔弄。穴中的软肉被他舔的酸麻,柳如歌只恨自己此时不能亲身上阵。

  “师兄早晚要干死你”他狠狠说道,然后抱住师妹,将自己的阳具放在在肉缝上,开始在那肉缝上研磨,许是那肉棍太过于灼热,肉穴被它烫的又淌出口水。穴中的肉蒂被粗糙的肉棍磨来磨去,麻痒难当,登时跳动起来,肉穴开始抽搐,一开一合,正巧把那正在腿缝间抽动的肉棍含进半个头,引得柳如歌一个激灵,差点就射了出来。

  “骚货”他一巴掌打在霍野来屁股上。全然不顾是自己正在玩弄师妹的身体,而非师妹勾引他。柳如歌就着穴肉开始小心翼翼的搅动,生怕弄破那张薄膜。肉穴中的软肉对肉棍的头部又裹又吸。他边搅弄,边玩着那双丰满的乳鸽儿。终于在肉穴又一次的抽搐中,射在师妹的雏穴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