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另外一种解法(两百收藏加更)  二氧化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听到了她的名字,霍野来恍然大悟,难怪这师姐如此美貌温柔。原来她就是《群芳谱》上和师姐齐名,有“轻云蔽梦”之称的陈轻轻。她简直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温柔,而出身也不凡,父母均是丹宗的长老,对其千般娇宠,然而她从未骄横刁蛮,胡闹任性,只是如同云雾一样温柔,霍野来早就听说过她。

  “好了,既然我师妹已经找到了,就在此地别过”李碎对陈轻轻道。随即又呵斥霍野来:“还不快跟我回去”

  霍野来巴不得先避开沉意之,连忙跟上去,暗自祈祷师兄没有听到她的胡扯。陈轻轻柔声叮嘱道:“霍师妹若是身上有伤,还是好好在客栈修养,不要急着出来玩耍,伤好再活动也不迟”她的眼睛却只瞧着李碎。

  霍野来看到她柔柔的,黑黑的,片刻不曾从李碎身上离开的眼睛,就明白这如同轻云蔽梦的女子定然是心仪自己的师兄。

  于是她低声应了。同陈轻轻和面色意味不明的沉意之告别,连忙追上了匆匆离去的李碎。

  李碎一路只是疾行,一言不发。

  霍野来忍不住了,她犯错的时候,若是兄长不理她,她自个儿跟自个儿也能聊起来。

  “师兄,你别走那么快啊,我都跟不上了”其实李碎走的并不算很快,听到她的话后还特意缓了步子。

  “师兄,陈师姐说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重不重啊”若是他此时重伤也就不能出来找她。

  “师兄,那个陈师姐真是漂亮,你什么时候认识人家的啊,怎么也不同我介绍一下?”他们什么时候相识和她有什么关系。

  “师兄,你今晚到船坊上查探有收获了吗,那些男子真是摄魂怪抓来的吗,你在船上碰到了吗”

  李碎突然停住脚步转身。跟在他身后自顾自说个不停,埋头走路的霍野来一个不小心,撞在他怀里。

  “诶呦”她只觉得自己撞上了一面墙。霎那间鼻子酸涩,眼泪都要涌出来了。霍野来连忙退开。

  “师兄你怎么突然停下来啊”她抱怨。

  李碎只是看着她泪眼盈盈,揉着自己的鼻子。

  “你一路走来说了这么多话,知道我最想听你说什么吗”

  “对不住,师兄,我应该在客栈等你回来,不应该出去闲逛。”霍野来低着头乖乖认错,她看着地上二人的影子,一个大一个小。

  又装可怜,李碎心中暗骂。就算他心中有十分的怒气,看到她此时可怜巴巴认错,可怜又可爱的模样,也只剩下了叁分,其他全化作七分怜爱。但他面上还是不显出来,继续端着那副傲然的面孔。

  “还有呢?”

  霍野来偷偷瞧了李碎,发现他依旧面色不豫,继续道:“我不该跟着沉道友出来,应该在客栈好好修炼等你回来。”

  “你这么蠢,恐怕别人卖了你你还要替别人数钱。那个沉意之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你以后不要和他来往。”李碎开始教训她。

  霍野来暗自磨牙,哎,为了玄阳草,忍了。

  “可是,沉兄······道友是个好人,而且,神仙蛊还没有解开,我怎么能不同他来往呢”霍野来又想到自己身上的毒蛊,抬头瞧师兄,面上有些不好意思,带出了几分羞涩。她想李碎一定知道神仙蛊的解法,并不会再阻拦她和沉意之来往。

  气氛古怪起来,因为李碎的神情变得古怪难言,他像是忍着什么,脸上开始发烫,但依然努力保持着傲然的神情。

  “你方才说的那位陈师姐,从前我在秘境中救过她,后来便认识了。”

  “今晚我到船坊上去,找到了被魔修指使几个妓子,原来就是她们一直暗中把到船上寻欢作乐到男子迷晕掳去的”

  “我斩杀了那个魔修,恰巧碰到了陈姑娘,她也是来调查即墨城男子失踪的事件。她一向热心,看到我受伤就一直跟着我。还说要帮我找你”

  李碎看上去似乎是在回答霍野来之前一连串的问题,但他其实也是在转移话题。

  他真正想说的话其实是:

  “我今日去问了一位朋友,知道了神仙蛊还有另外一种解法。”

  “你今后不必同沉意之来往,我能替你解蛊”

  李碎这话说的其实十分不好意思。

  霍野来惊讶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其实在拒绝沉意之后,她都不大好意思再见到他,更别说还要和他做那样亲密的事情。她此时还以为师兄找到了什么不必让她同男子交欢也能解蛊的办法,心中还十分高兴。毕竟即使那解蛊的男子如何俊美,她始终还是有些女儿家的娇羞的。

  可是霍野来没有细细品味李碎的话,不然她恐怕不会如此高兴。

  “那你是愿意用我的法子了?”李碎继续追问。他自知不必有此一问,方才他都听到了她对他的心意。只是此时他莫名想从她口中听到一个肯定答案。

  “当然愿意了”霍野来欣然应允。

  “好”李碎脸上烧起来,只是在昏暗的夜里,霍野来又没有留意他的神情,还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古怪。

  霍野来只是奇怪为什么师兄又开始疾行,这次他真的快的她都赶不上了。

  两人很快回到客栈,李碎不像往常一样径自回房。而是留在霍野来房中。

  “把药吃了”他煮了两碗黑漆漆的药汤。

  “哦”霍野来乖乖应下,她如今知道了对付这个师兄的法门,只要她乖乖应承他的话,他就不会嘲讽呵斥她。

  “师兄,为什么你也要喝药?”霍野来以为这药是李碎口中解决神仙蛊的“另外一种解法”。但她没想到李碎为什么要和她喝一样的药。

  “自然是为了替你解蛊。”说话间李碎已经除去了外衫。

  酷烈的男子气息劈头盖脸压下来。

  霍野来被李碎锁在怀里,一时间除了师兄的面庞什么也看不见。

  他开始青涩的亲吻她的唇。带着少女馨香的气息在呼吸间流转,以前他为什么不曾发现她身上这么香?李碎疑惑的想。

  “师兄,你放开我”他的吻终于停止,霍野来发出猫一样的呻吟,体内的蛊虫已然撩动了她的情欲。但她还在推拒着。

  “师妹,这是为了替你解蛊,你忍上一会儿,很快······可能要久一些,就能解开神仙蛊了”李碎声音暗哑低沉,他俯身把霍野来压在床上。

  这神仙蛊确实是缺德的东西。

  了凡所说的另外一种解法,就是让中蛊人服下烛阴草药汤,再同一名服下了烛阴草药汤的人交欢。这办法其实只是打破不能换解蛊人的限制。但李碎觉得这已经是“不是办法中的办法”,为此他今日心中忐忑,才在和魔修对战时不慎受伤。

  好在师妹并没有拒绝他的法子。

  -------

  干啥啥不行,搞h第一名。下章小李终于能吃肉了。

  想要大家的珠珠和夸夸,不要让我太寂寞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