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六章返回剑宗  二氧化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之时,在周岐山和沉夷之开打后便退至一旁观战的铜面人们赶了过来。

  铜面人恭敬的跪下,说道:“宗主,苏长老传来消息,说是有人触动了龙女秘宝,急召您回去。冰魄珠一事可暂且搁置。”

  在场的人都不是普通凡人,自然将铜面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沉夷之沉默半响,应道:“我知道了。”

  周岐山见状,得意道:“沉夷之,快滚回你的老窝去吧。”

  沉夷之却只盯着兀自在宋清简怀中哭泣的霍野来:“野来,你当真不肯跟我走吗?一切是我对你不住,但我只最后问你一遍·······”

  霍野来看向此刻等着她回答的沉夷之。

  这男子一如初见那日般明秀俊朗,与清河的山水相得益彰。只是一切都是幻影,他根本不是她梦中俊秀温润的少年郎。

  霍野来摇摇头,不再看他一眼。

  “好。”沉夷之捏紧了拳头。

  周岐山怕他还不够伤心:“沉夷之,你快走吧,师妹我自会照顾好,她有这位小公子陪在身边,怕是再也不会想起你这一号人哈哈哈”

  沉夷之冷笑,五行篆书结阵突起,目标直指霍野里和宋清简。

  虽然无时不刻不在占嘴上便宜,但周岐山知道沉夷之修为高出他,也一直暗中提防着他突然出手。

  沉夷之又好像知道周岐山会接下这一招,不过是朝着霍宋二人虚晃一枪,他真正的目标其实只有周岐山。

  剑招刚一接上法阵,强大的灵气混合着杀气,击在剑刃上,穿出金戈相击的清鸣声。

  沉夷之这是用尽了全力······

  周岐山不敢掉以轻心,只火剑被他死死握住,使尽浑身的本事,才抵消沉夷之这一击的威力。

  “今日我要走,你不愿意跟着我。但是终有一日,你会自己乖乖来找我。”他最后深深望了一眼霍野里,自知再留在这里,不过是浪费时间。

  要想在此地解决周岐山,还要花上一大番功夫。

  原本他打算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带她回去。只是大荒城出事,他身上的责任和自小受到的训导,都要求他一切以大荒城为重。

  看来,今日只能到这里了。

  大荒城明霄宫,有他为她准备下的嫁衣。

  但原来,一切都是他的痴心妄想。

  沉夷之带着铜面人们匆匆离去。

  但那句话却印在霍野来脑子里,怎么也不肯离去。

  他是伤心了吗?

  霍野来不知怎么,突然蹦出来这个想法,随即掩饰地摇头,沉夷之这样满口谎话,诡计多端的人,也会伤心吗?

  “好了,小师妹,终于找到你了,这一遭可算是了结的差不多了,总算是对得起小柳了”

  周岐山见沉夷之离去,马上卸下防备,到一旁换好衣衫。

  他本性喜净爱洁,最不喜狼狈,何况是在第一次见面的小师妹面前。

  玉琼山上人丁单薄,师妹也只有这一个。

  想起柳如歌在传讯玉简中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把小师妹好好带回去,他就牙酸。

  那小子可从来没这么紧张过别人,最好不要是也对这个师妹有什么心思。

  看小师妹身边这架势,一个沉夷之,再加上面前身上有妖族气息的小子,看来小师妹也不简单。听着沉夷之的话音,难道李碎也和她有关系?

  那她可真算得上红颜祸水了。

  周岐山边换衣衫,边在心中暗暗吐槽。待一切都整理完毕,他才想起来心疼自己被剑阵划破的衣衫。

  “祸水,真是祸水”他边心疼边咬牙,“可怜我花五颗灵石买来的衣服啊,都没穿几次就破成这个样子,唉。”

  他在一旁长吁短叹。

  宋清简在和霍野来道别。

  “来来,如今沉夷之走了,我们也该分开了。”他说着,随即从身上的掏出一个东西。

  白皙如寒玉的掌心上,赫然躺着一个瓷白药瓶。

  “这是?”霍野来惊喜地望向他。

  “这是你那日还给我的赤火丹,我带在了身上,幸好没有遗失”。宋清简微微一笑,低落的心情因她再度和缓起来。

  “你收好,还有”宋清简又顿了顿,拿出一片结着红绳的银色鳞片,将它系在霍野来颈上。

  “这又是什么?不会是你的···”顾忌着师兄在一旁,霍野来并未说出口。

  “留给你做个念想,你可不许忘了我。从今天起,我便不再是宋家的二公子。我母亲姓陈,我便改名为陈问。”宋清简呼吸着接着为她整理头发都机会,轻轻呼吸她身上的香气。

  悄悄传音告诉她。“日后你要是听人说起陈问,那便是我”

  “等我办完事,一定去剑宗找你。到时候,我便再也不和你分开。”

  宋清简依依不舍。

  长于宋园二十多年,没有人真正对他好过。因此遇见了生命中第一个真心待他的人,一切便再也不同。

  也许在他今后漫长的生命中,还会有更多人爱他敬他,但她和他们总是不一样的。

  霍野来却还沉浸在赤火丹失而复得的喜悦中。

  周岐山刚刚心疼完衣衫,就见小师妹和宋清简依依分别。

  他天生天养,速来对人世别离没有触动。只得抱剑在一旁站着,悄悄打量师妹。

  看上去也不是个绝世美人,怎么就能惹得沉夷之那样爱恋?这小公子和李碎也和她有纠葛。

  难不成她会些别的什么东西?

  周岐山想到和小师妹纠缠不清的几人,打定主意还是要离她远一点。

  “师兄,我们走吧。”霍野来御起晚留剑,就招呼周岐山离开。

  “他不跟你一起走吗?”周岐山抱着剑,挑起下巴指向宋清简。

  霍野来摇摇头,“他有他的事情要做,我们还是快走吧”

  沉夷之虽然走了,可清河外还有众多修士觊觎冰魄珠。宋清简自然不能和他们一样光明正大地出去。

  “好。”周岐山也不多言,和她一起御剑离开。

  万里白云被夕阳染成血一样的红。疾风迎面吹过。

  霍野来觉得几日以来的郁闷一扫而空。

  “师兄,你怎么想到要来找我,是李吾全传讯给你的吗”

  霍野来跟在周岐山身后。

  周岐山有意照顾着她,御剑的速度很是慢悠悠。

  “是小柳让我来找你的。我欠他一个人情,这次也算还清了。”周岐山也很喜欢凌空御剑的快意。只是这速度实在磨人。

  原来是师姐拜托的周师兄。想到之前玉琼山上的传言,霍野来越发笃定周师兄肯定是喜欢师姐,才会如此尽心尽力。

  “小师妹,我说,你想不想早点回到宗门?”受不了再这样慢吞吞的御剑,周岐山侧过身对着霍野来喊道。

  “什么?”耳旁风声呼啸,霍野来一时没有听清。

  周岐山洒然一笑,眉眼被西落的日光映的灿烂英气,他一把抄起霍野来,收好她的灵剑。

  随即全速御剑,剑光划破长空,徒留下霍野来猝然的惊叫。

  ——这是没什么用的作话——

  接下来是就是准备哥哥啦,骨科赛高,我永远的爱。。

  周师兄他会真香打脸滴

  小沉又要耍手段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