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章打碎灵脉,逐出师门  二氧化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既然如此,与邪魔外道过从甚密,按照本门的规矩,一向都是怎么处理的?”令均皱眉看向一旁正在奋笔疾书,将堂中情状记录下来的监事官。

  他向来不耐烦记下这些条框规矩,因此每当要下处罚令时,总需要询问监事官。

  “这······”那监事官闻言挺笔,却嗫嚅着不敢多言。

  “让你说你就说,磨磨蹭蹭地干什么?”令均不耐烦道。他又开始用指节敲击桌板。

  “哼!”陈庆在一旁冷笑出声,直直看着那监事官。

  “依照本派从前的规矩,一般是要将弟子的灵脉打碎,再逐出门去。”

  监事官说得满头冷汗。

  不是他磨磨蹭蹭不想说,实在是这种事情,有轻也有重。

  往大了说,是弟子勾结邪魔外道,意图颠覆正道。

  往小了说,是一时鬼迷心窍,需要师长严加管教。

  只是那陈庆长老实在逼得紧,凡昆仑派上下,谁不需要盼着承丹宗几分情,好让自己在鼎丹阁拿到的丹药品质好一些。

  毕竟,这丹药与丹药之间,就如同这弟子与弟子之间,名分虽说是一样,可里面的水深得很。

  要怪,就只能怪这堂下受罚的弟子,没有一对做长老的父母吧。

  “如此说来······”令均敲着桌子,一时犹疑。

  这惩罚未免太过了些,他还以为把这小姑娘关上个几年以示惩戒就够了。

  要是扶华知道了,少不得又要找他麻烦。

  “令均长老,既然如此,您还不快下惩戒令?执法长老一职,非秉公者不可胜任。”

  陈庆又在一旁开口,言语之间多有威胁之意。

  令均磨牙。

  以为我上赶着当这个执法长老吗,要不是答应了丘池老头儿,要在昆仑派做上百年的执法长老,我早就跑大荒去了。

  不过纠结数息,令均伸手就将惩戒令扔了下去,惩戒令上的灵咒浮空,一瞬间就钻入了霍野来的身体。

  “既然如此,就将她的灵脉打碎,逐出宗门。叁日后,于执法场行刑”

  “长老!”李碎来不及阻止,就见那灵印已经进入了师妹的身体。

  他握紧了拳头。

  又一次,在他的面前,她受人欺辱,他却无可奈何。

  令均将他的情态看在眼底。

  “要是你师父或者师兄师姐们在这,此时或许还可周旋一二······”

  他这话似叹息似提醒。

  说白了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李碎眼神一黯,登时想到不过昨日才离开宗门的柳如歌。

  得去找师姐回来才是······

  霍野来不可置信地望向令均。可灵印一瞬间将她全身的修为都封住了,她不仅不能动用灵力,而起浑身上下连一丝力气也没有。

  如今只怕是一个凡人,都能轻易打杀了她。

  被打碎灵脉,逐出宗门?

  那她以后还能使剑吗?那兄长对她的期盼呢?

  众人情态尽收眼底。

  陈庆的得意,令均的冷然,李碎的惊怒。

  为什么呢?我明明什么也没有做,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难道我错了吗,是我错了吗?

  可我错在哪里?

  霍野来自灵印打入身体后,这些问题就一直纠缠着她。

  直到令均命人将她带入炽火狱,她也没有想明白。

  炽火狱是昆仑执法堂地下的炎洞,万年前这里曾经是一片岩浆之海,如今除了那些留存下来的炎晶,这里只有空荡荡的一片红色砂石和让常人无可忍耐的高温。

  “啊·。”霍野来被抛进炽火狱中,那些红色的砂石将她的肌肤烫出红印。

  一时没有灵力护体,炽火狱中的高温烘烤得她几乎脱水,直接昏迷了过去。

  ————————————

  霍野来是被疼醒的。

  有人拿了炎晶,恨恨抛在她身上。

  “谁?”霍野来挣扎着起身,嘶哑着声音问道。

  眼前身着青衫的女子嘲笑道。

  “霍师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才刚刚见过,你就忘了我了吗?”

  是许玉芙蓉。

  “你想干什么?”霍野来没有理会她,直接问道。

  她自认和许玉芙没有过节,不知她为何来此地为难她。

  “我想干什么?自然是为了陈师姐和叶师兄报仇······”

  许玉芙说着,将脚踏在霍野来胸前,抓起一把炎晶塞进她嘴里。

  “要不是你和那个沉夷之,叶师兄也不会被妖兽杀死,要不是你,陈师姐也不会被重伤。”

  她说着,眼里涌现了泪花。下唇被她咬得几乎渗出血来。

  霍野来根本无力躲闪。她不小心将几粒炎晶咽下去。

  登时腹中如同火烧,疼得她想要叫出来。

  “叶南被妖兽杀了?”她咳出嘴中的炎晶,问道。

  “你还在装蒜,执法堂上装,现在在我面前还要装,我亲眼看着你和被放出妖兽的男人救走。”

  许玉芙厉声大喊,又想一脚踏在霍野来身上。

  却被霍野来躲了过去。

  “你错了,叶南死了,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的任性,如果不是你要在拍卖场中乱跑。他也不会跟我们走散,自然也不会被妖兽杀死。”

  霍野来被炎晶烫得疼痛难忍,但还是冷笑道。

  “是你杀了叶南,你才是杀人凶手。”

  她有什么错呢?

  这一切并非她所为,却需要她来承担恶果。

  她并没有错,错的是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拿权势,拿偏见压她的人。

  “你撒谎,就是你杀了叶师兄。”

  许玉芙被她的话刺激得发狂,就要冲上前来。

  “站住!”

  霍野来本来已经闭眼等着许玉芙的攻击,却听见一道凌厉的男声喊道。

  是李碎师兄。

  李碎出手用剑鞘将许玉芙打晕。

  然后将她弃之一旁。

  “师妹,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李碎上前将霍野来扶起,虚虚拢在怀里。

  他轻轻拨开霍野来额前汗湿的头发。

  “师兄?你怎么也进来了?难不成执法堂成了弟子们闲逛的地方了?”

  霍野来靠在他怀中,一时疼得冷汗直流,唇干舌燥。

  “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李碎责备道,随即又说道。

  “我已经派人传讯给柳师姐,她不过下山半日,相信很快就能赶回来。我看令均长老的意思,是只要剑宗有长辈回来,你就能被免除刑罚,不至于被罚得那么重。”

  “是吗?”霍野来虚弱道。

  “只是在此之前,要你委屈在这破地方待着了”李碎一时心里又痛又喜。

  霍野来看着他眼中沉沉,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她一时卸下防备,靠在李碎怀中沉沉睡了过去。

  炽火狱不许闲杂弟子随意出入,李碎也是靠令均命弟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进来。

  他用灵力为霍野来疗伤,安置好她以后,才悄悄混了出去。

  只希望叁日后,柳师姐能回来,事情还有留有余地。

  李碎望着玉琼山上的夜空,期盼能有剑光将夜晚的黑暗划破。

  只是他再也不能忽略心中的伤痛与不甘。

  他总是太过弱小,才一次次见她受伤,才总是束手无策,只能看她受苦。

  他在意之人,都因为他的弱小才会被人伤害。

  “要强起来,无论如何,都要快点······。”

  李碎焦灼地望着夜空,低声喃喃道。

  ——————

  我保证下章这麻烦事就解决了,预告会有骨科的肉肉

  依旧等着大家的珠珠和评论(??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