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四章分头行动  二氧化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那我就要走了······不知道你怎么想出这个馊主意的。”令均别别扭扭,拿着剑抱怨。

  “不然要怎么样?昆仑派上下都知道执法长老叛出宗门,况且,我在执法堂上那一刀,恐怕已经是有人认出了我。如今分两路走,才是最好的打算。”

  霍问洲按按太阳穴,学着令均的模样,斜斜倚靠在客栈长廊的柱子上,等着霍野来换好衣衫出来。

  “你是说,当年那些人,还在纠缠那件事?”令均迟疑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是修士,也不能免俗。一个可能让他们窥见长生大道的秘境,就算修为再高深,怕也是要动了心。换成你,要是你知道剑仙刘若虚的剑谱在哪里,你会不会去抢过来?”

  霍问洲闲闲道。

  令均嗤笑一声,然而心中却叹息。

  刘若虚的剑法,怎么可能不去抢呢?

  以一己之力,醉酒持剑斩杀妖皇,使得大荒妖廷风流云散。

  天下剑修,无一不对其神往。要是他能有幸目睹刘若虚的剑谱,只怕是说什么都要去抢过来。

  “那你如今还能应付住追上来的人吗?”想起之前霍问洲喝下去的提气灵草。

  令均担忧地问。

  “放心吧,死不了。”霍问洲闭目养神,不再搭话。

  就算是强弩之末,他也有不得不撑下去的理由。

  “哥哥,我好了。”霍野来收拾好出门,就看见霍问洲和令均在长廊上相顾无言。

  “令均长老······”她迟疑道,这还是她出执法堂后第一次和他说话。

  “咳,不用叫我长老了,你就叫我令均吧。之前的事情多有得罪,你······以后你要是有事,尽管找我。”

  令均难得觉得尴尬。他清了清嗓子,道。

  霍问洲白了他一眼。

  “长老······令均,也是按照门规行事,只是其中多有渊源······”

  霍野来还是有些怕他,想起之前在执法堂他下的罪名,脸色就垮了下来。

  “行了,你快走吧。别耽误时间了,不然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则周。”

  霍问洲将两个纸人拿出来,施了法咒,那两个纸人就瞬间变得跟他和霍野来一模一样。

  “你拿着这个,这是我学剑以来,所记下的机窍,算是先补偿你。”

  令均将一个玉符塞给霍野来,转身便往外走,那两个“霍野来和霍问洲”也亦步亦趋,跟着他出了客栈。

  “哥哥,这是?”霍野来看向霍问洲,不知道为何令均要先走。

  “我们和他分两路走。他带着纸人,好转移视线。既然你收拾好了,那我们快走吧。”

  霍问洲道。

  “昆仑宗的追击,这么厉害,连哥哥和令均······也不能敌得过吗?还有,我们一会去哪里?”

  霍野来显然是对兄长在执法堂上的那一刀心驰神往。

  坚信自己的哥哥也是个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

  “你以为昆仑派的长老都是吃素的?”霍问洲伸手敲打霍野来的脑袋。

  “除了昆仑派的长老外,还有别的仇人等着咱们。”

  他率先迎着光出门,留给霍野来的是一道清瘦颀长的背影。

  “什么仇人?”霍野来连忙追上去。

  “杀了咱们父母的人”霍问洲身形一滞,低声道。

  “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父母的事情······”霍野来的声音也低下来。

  自她有记忆起,就是哥哥带着她,在玉琼山下生活。而后习剑,入剑宗。

  霍问洲叹气。

  “之前是想让你好好学剑,没想到你倒好,无端端跑出去一趟,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要是再不告诉你,我怕你越发的任性。”

  令均已经将霍野来身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要不然他也没想到,妹妹竟然跑去了清河,还和沉夷之有了瓜葛。

  大荒城城主沉夷之,霍问洲年轻气盛时也和他打过照面,不过双方都有所忌惮,没有动手。

  如今他沉疴在身,想也知道现在自己打不过了。

  “好了,走吧。先去找我另外一位朋友。把你身上的炎晶解决掉,总不能让我一直······”

  霍问洲顿了顿。

  “好。”霍野来听出哥哥不愿再跟她说有关父母的事,当下也不追问。

  只想着日后找个时间,再细细问问他。

  两人出了客栈,买了一匹疾行兽,出了城,便一路往南,朝着大荒的方向而去。

  他们这般走了几日,途经兰陵时改乘飞舟。

  一路上并未有人前来截杀。然而霍问洲知道,表面越是平静,其下的态势就越汹涌难测。

  在前方等着他们的,必然是一场硬仗。

  他扶着船舷,看着正努力研习剑法的霍野来。

  也不知道令均那边如今是什么情状······

  ————————

  深林,苍天古木之下,七横八歪,几具尸体仰面朝天,俱是被剑气封喉所杀。

  令均学的一直都是杀人的剑术,讲求快,准,狠。

  谁更快,谁更狠,谁更准。就能在搏斗中活下来。

  这是他在大荒中独自摸爬滚打,信奉的唯一准则。

  就算在昆仑派做了几十年的执法长老,他却从未忘记自己的剑术。

  要是让丘池老头知道,恐怕又要对自己大失所望了

  伤绝剑出鞘,不伤人,就要伤己。

  令均喘着气,拿布帛包在自己腰上一处狰狞的伤口上。

  这几日以来,他带着两个纸人日夜赶路,不敢稍有懈怠。

  然而没等来昆仑派的长老们,却等来了这些世家的修士。不然他出手也不会丝毫不留情。

  他们直冲“霍问洲和霍野来”而来,显然是已经知道了霍问洲真正的身份。

  昆仑执法堂上的惊艳刀光,除了他,还有谁能使得出来呢?

  令均看着手中破破烂烂的两个纸人。将他们碾碎,随手抛在了空中。

  纸片在风中纷飞,随即化作粉末消失不见。

  令均出客栈后就按照霍问洲的交代,一路御剑向北,此刻纸人被那些杀手识破,他也不再装模作样,直接御剑南下。前往约定好的地方去找霍问洲和霍野来。

  他腰间的伤口不住的流血,显然伤他的人在兵器上抹了毒药。

  如今他能做的已经做了,只希望霍问洲能顺利找到则周。

  ————————

  免广告app下载:woo.ap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