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惹不起  008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饿?哪里饿?

  ——当然是哪里都饿啊……

  恍惚中,洛水像是回到了家里初秋后院的花园中,正躲在一处假山后面——她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来到此地,又躲在个男人的怀中,被他从后面紧紧搂住了。

  她向来惫懒,又怕热怕痒,这秋燥入夜时分不是躲在摆满了冰块的屋子里,便是贪凉赖在堆满锦绣软靠的水榭旁,如何会在这假山边上呢……

  噢,她想起来了,她本来是想去水榭纳凉的,可不知怎么的,路过花园就突然被这无赖男人给拖了过去。

  她自是认识他的。这个总是自称“公子”的男人与季哥哥交好,却总爱趁季哥哥不在的时候与她调笑。她心里自然是只有季哥哥一人,面对这种无赖自然是从来都不假辞色。

  这不,这会儿她连着男人长什么模样都半点想不起来。哪怕他站在她面前,也根本入不得她的眼,更别说记住长相——若真要说,她只能描绘个感觉,大约是一副风流俊秀的好模样罢。

  确实是,若不是长得好,声音勾人,她又何必同他在此处拉拉扯扯?

  她也真是不明白了,这男人生得一副招蜂引蝶的好模样,哪怕入不得她的眼,大约是不缺女伴的。可不知为什么,自从上回碰巧在劫匪面前救了她一命后,这无赖就天天只知道与她歪缠。而且不爱白日正门拜访,偏爱入夜翻墙,赶着季哥哥不在的时候来骚扰她。

  这不,又来了。

  说他无赖真是半分不假,她明明饿得慌极了想要找东西,结果他就瞅着她这无力的当口,直接将她拽了拖到这假山后面,直接就着她的耳朵舔了起来,仿佛在吃什么山珍美味一般,不一会儿就舔得水声啧啧,舔得她半边身子都麻了,根本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

  ——真是惯会趁人之危!

  洛水心里有些愤愤,可那愤怒的念头不过一闪而过,立刻就被耳旁的动静吸引过去了。那人舔了她的耳不算,还要舔她的脖子,一下一下地刷着,直舔得她脊椎一线酥得难受,很快就哭出了声来。

  “不要……不要了……”她难受得想要推他,可别说推了,她甚至在他怀中连扭都扭不起来。挣扎的念头之下,也不过是轻微地摩挲了一下后面的人——他的怀抱倒是温度正好,不燥不凉,但是因为隔了织物的缘故让她觉得始终有些难受。

  她难受起来便说不清话,只会喊热喊饿,几声之后,便不知道地是饿还是热了,而这人还是只会作弄她,也不怎么动,就笑着问她:“小洛水,我的好宝宝,你不说清楚了,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热还是饿呢?”他一边说着,一边便揉上了她胸前的软腻,轻轻揉捏起来。

  她难受得呜咽出声。她没力气动,声音吐出来也和奶猫似的又轻又软。被他实在揉得难受了,也只能樱唇微张。

  “所以是上面的小嘴饿了?”他的手指探入了她的口中,轻轻一搅,便拉出了一条淫靡的水丝来,在她唇上按了按,只将那点粉唇揉得水润鲜艳起来。

  他手上动作优雅从容,亲昵得仿佛不过是在为她画眉点唇,但洛水却根本无暇欣赏体会。

  她唇被打开了,便想含点什么;胸口被他揉着,就觉得鼓胀难受;再加上后颈还被他舔弄着,上下的嘴便只能无力地打开,任由他搓揉着汩汩流出了汁来。

  他似乎十分满意她的反应,轻笑一声,凑近了她的唇边,将那不断溢出的水液啧啧舔去,又顺着那一点残余的津液和她的气喘,直接将她的唇吞下,舌尖一扫,就撬开了她微张的唇齿,像蛇一般滑腻地钻了进去,将她那点香舌细细卷了,含了,再吞食似地嚼缠舔弄。

  洛水被他弄得气息急促,恍然不知身在何处,直到身下一凉——她这才反应过来,身后这人何等过分,趁她不注意,居然就在外面这样漫不经心地撩开了她的裙摆,任由她粉纱的裙摆敞开着,像是开到尽头的花瓣那样散开,露出了大半截白生生的腿来。它们原是湿漉漉地绞在一起的,却因为背后人的强迫,不得被迫分了开来,颤巍巍地架在了他的胳臂上,将那一点花芯就这样露在了空气中。

  他的指尖像是抚弄古琴那般,轻轻一曳,就顺着她腿内早就黏滑湿润的水液划了上去,直接点上了她尚在吐露的水穴上,在外面悠悠一挠,打了个转儿。

  洛水直接被刺激得一个哆嗦,终于恢复了一点劲来,便想挣扎。可身后的人如何会给她这个机会?

  他只会惩罚她的反抗,就着她挣扎的动作,直接便伸了两根手指进去,只一探,就刺激得穴肉颤动。可他也就止步于此了,手指始终不浅不深地在她穴口边打着转。

  她很快就被他弄得难受了起来,开始的时候还是“公子”“饿”的低泣,片刻之后便是换了说法。

  “小嘴饿了……是下面的嘴……下面的嘴……求公子……呜……公子下面……”

  她一边低泣着,一边水穴难受地开阖起来,只能在他每一次探入的时候,用力去吮吸他的手,不让他离开——她甚至不自觉地轻轻动起了臀来,只想将那一点能稍稍喂饱她的东西吞得深一点,更深一点。

  他不知如何想的,这次倒是没再折磨她,反倒十分配合地上下一齐弄起了她来,尤其是下面,就着她的动作,直接插到了没指的深度。并且,他还很好心地给她加了一根手指,叁根一齐在她穴中抽插按弄,就着淋漓的水用力搅弄,直弄得她下面穴肉绞缠抖动,上面不由自主地吐出舌来。

  “公子、公子、还要……还要一些……”她哭着求他再多给点。

  快感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她只觉得不够,花穴收紧得一次比一次贪婪。不断吐出的水液直将他的手掌、她的腿根浸得湿漉漉的一片。

  她开始主动地去吸他的舌头,配合她的花穴一起,想将所有进到她体内的东西一同吞了,彻底将里面填满。

  他亦是知道她的意思的,手指更快地出入起来,就着那咕叽咕叽的水声有节奏地按压着,一边又一边内刮过她内里最敏感的一点,直到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上弓,就着他的动作一下重过一下地磨过那处。

  夜色深沉,空气中只有她上下两张嘴发出的水声,淋漓到淫靡,她听得清楚,却渐渐不再感到羞耻,只想那声音再响一点,多一点,直到那最快慰的感觉如潮水般汹涌而起……

  可就在此时,月门方向忽然晃过一阵光来,似是有下仆提着灯笼、沿着小道朝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奇怪,”那下仆的声音十分年轻,听着像是新进的护院,在和他同伴说话,“刚才还明明在这里的。”

  洛水一个激灵,原本已经发热的头脑突然醒了过来,身体也凉了些:若是这样下去,不过几个呼吸,那新来的家丁就会走到这假山边上,将她这副模样瞧个彻底。

  可知道归一回事,身体的诚实却是另一回事。

  来的脚步很轻,却稳,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像是每一步都踩在了她的心上。她胸膛中的那颗飞快地跳了起来,几乎鼓噪得和她身下一样大声。而她身下的手也在突然之间改了节奏,以快逾先前数倍的速度开始蹂躏她穴中最是敏感的那处软肉,几下就弄得她差点呜咽出声。她只能拼命咬住唇,开始用尽力气摇头,也不知是因为快美还是因为紧张。

  ——别过来!

  ——不要看这边!

  她心里死命喊着,眼睛却不知为何始终不敢阖上,只是死死盯着那脚步来的方向,听得它不断接近,最后在一臂之外的假山外停了下来。

  “是这里没错,”那人说,“你看,这里还有水渍……真是不行啊,不过这几步就除了这么多汗水吗,简直和下雨、不流水也没什么两样了吧?”

  (“确实。”)身后男人还有心情同她调笑,重新缠住了她的舌头,同时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抱着悄然转了方向。

  “……有隐匿的痕迹。”另一个更年轻的声音低低说了一句。

  她只觉得心跳得快要出了喉咙,害怕地向后缩去。然而下一秒,光就猝不及防地照了过来,正照在了她的脸上,亦将来人的面容映得一清二楚:

  来人身形在夜色中模糊不清,仿佛暗夜中生出的魈魅,一双眸子也冷冰冰的不似凡人,只需一眼就可让她无所遁形。

  她被骇得身下花穴紧缩,就这样直接到了高潮。而那穴中软肉犹自不知餮足般地绞紧,直绞得穴中水液与她脸上的泪水一同,在来人的注视中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