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错了  008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闻朝觉得自己错了,错在识人不清。

  他以为洛水不过是对季诺痴心一片,所以才非得选他那气质和季诺有些相似的师兄前来问询,聊慰相思之情。所谓“聊慰”,在他看来,最多不过是摸个手——毕竟他也只是近一年才通过书信与“洛水妹妹”交流,自然不知真正的季诺同洛水从前是如何交往。

  他一想到季诺所托,又想到洛水的痴情,便觉得少女一番纯挚感情尤为可叹,这才能强压着心中的不适,任由她欺得身来。

  发乎情止乎礼——应该就是如此。

  可他没想到,这不过叁两句问话间,他这好徒儿就直接粘了上来,又亲又摸又抱。确实有那么一刻,他被震住了,甚至觉得此情此景实在难以处理。

  当然,处理不了多还是因为身在画中的缘故,他所言所行受限。于是他只能忍了又忍,遵照灵虚惯有说话的语气,教她修习之事,与她细细分析她身上的不妥,试图将她的心思引回修炼之途上——可没想到她根本没有半分听讲的意思,就知道一昧亲他,直亲得他也一时意乱情迷,不知该如何应对……

  有那么一瞬间,他确实是想要任由她去了,觉得就算如此也无妨。可没想到她突然间就直接动手,不仅除了他的衣裤,还掏出了他那阳物来——于是闻朝这才悚然惊醒:

  他这是在做什么?她又是在做什么?

  此情此景,怎么看也不正常——他立刻就想到了洛水身上的不妥,想起收她入门前,就觉出她身上隐隐有些修习魅术的痕迹。他当时暗中运那“观气”之术,结果见她眉心灵气纯净,不见半点污浊魔气,便暂时暗下,只待日后观察。

  却不想这一个转眼,她就露了行迹——说是露行迹也不对,毕竟她眉间灵气纯净依旧,对她自己的行为也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可听听她那一通“无根之水”的歪理,再看看她这盯着男人阳物瞧的样子——居然就这般盯着看,眼中全是好奇,最多还有一点畏惧和犹豫,哪有半分寻常少女应有的羞涩?

  最最重要的是,她应当十分清楚,哪怕是用于寄慰情思,她这面前的男人也根本不是季诺——所以她到底是如何对着这么一个只见了第一面的陌生男人,就能说出什么“尝尝无根之水”的混账话来?

  正想着,便见面前的少女真的伸出了手来,纤细的指尖像捻花那样,捏了捏那无论是于他、还是于她都十分陌生的粉色肉冠——微凉的指尖落在滚烫的阳物上,直接刺激得他身下的巨物不受控制地抖了抖,立刻又胀大了一圈。

  她立刻受惊似地收回了手,无意识地摩挲着自己的指尖——她手指修得干净,指尖亦透着淡淡的粉,刚在那肉冠上一刮,立刻便沾上了一点的前液,泛出一点粘腻的亮来。

  “怎么会这么大……”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又圈着手指重新套上他那处,虚虚比划了下——显然不是对男性那物完全懵懂,甚至可能还在比较什么,计划什么。

  ——这简直……简直是……

  闻朝暗中咬牙,又有了那种身体意志不受控制的感觉。他只觉得眼前发黑,下面热得胀痛,上面气得头疼。

  他何曾遇见过这样的情景,碰见过这般难堪的幻象?挺着自己师兄的阳物,看着自己的徒弟对他上下其手?最最可恨的是,他居然真的有了反应,用别人的身体。

  这若是在外面,换成任何其他人,其他情景,闻朝早已一剑劈了过去。可面对这懵懂无知的逆徒,纵使知道眼前的情景和她脱不了干系,他也没有生出半分要把剑祭出来劈了她的念头,甚至不知为何,连剑也不愿意亮,只无意识地觉得若是那般做了,会十分不妥。可到底如何不妥,却是怎么也想不到了。

  然而就这样放任下去,显然也是不行的。

  ——他今天已经纵容她太多次了。

  他太生气了,只想好好惩戒她——她不过入门第一天,就敢仗着自己一点粗陋的幻术,借着入画的时机,对“前辈”的神识行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既然如此,他作为师父便有义务好好教教她,告诉她,这叩见前辈的规矩到底该是什么样的——绝不是靠着这般不入流的幻术便可以为所欲为。

  当然,他还应当让她知道,他那师兄“灵虚”能坐得上这天玄首席,执掌山海联盟第一大派,靠的自然不是什么“风度翩翩”——这样的一位“师伯”,如何能让一个弟子骑到了他的头上去还没半点代价?

  ……

  洛水着实有些犹豫,几次摸向那阳物,又几次收回手来。

  原因无他,这物好看是真的好看,大也是真的有些太大了。

  她虽然练的功法不太正经,但其实并没有真正仔细瞧过男子的阳物:公子根本就是个鬼,与她歪缠的时候大多时候喜欢趁着黑灯瞎火的时候从后面来,什么都看不见;闻朝那次也是情急,做得稀里糊涂的。

  所以真要说起来,这才是第一次看清实物。

  若是不看还好,这一看她就有点想打退堂鼓——她原本的打算就是借着讨教功法的名义,沾点一举两得的便宜罢了。可一看到这东西,她的屁股莫名就感觉到了一阵幻痛。先前因为挨挨蹭蹭已然湿滑发热的下体都凉了。

  ——这东西无论是上口也好,用下面也好,总感觉不会很舒服。

  ——可……若是不做的话,这任务如何完成?

  她不安地挪了挪屁股,有点拿不定注意。

  犹豫间,忽然听得面前的人开口道:“你这关于‘无根之水’的说法,是谁教给你的?”

  “啊?”洛水下意识抬头,便对上了一双温和含笑的眼——真的温和,温和极了。可不知为何,她一对上,就打了个哆嗦。

  “前……前辈?”

  “我?自然不是我告诉你的——”他微微一笑,只望着她,仿佛认真询问,“我孤陋寡闻,却是从来未听过这等‘无根之水’的来历呢,不若师侄你仔细说与我听听?”

  洛水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对方在叫自己什么。

  “什、什么师侄呀?”她不解,“我可没听过师父说他有什么……”

  话到一半,她卡住了,想起来闻朝似乎真有一位师兄——大概、可能、也许就是——天玄的首席,灵虚真人?

  在她哑然的注视中,对方点了点头,仿佛欣慰。

  “明白了?你正该叫我‘师伯’。”他笑容和煦,比先前更是亲近不少。

  可不知为何,他笑得越亲切,洛水心尖就抖得越厉害。

  她分明知道面前这人其实应该是闻朝的芯子、季诺的皮,可面前的人实在是陌生极了——哪里还有先前半分“季哥哥”给她的感觉?在她的想象中,季诺无论如何都应该是温柔的,哪怕冷着脸亦该如此。可面前这人哪怕笑着,温度也丝毫不达眼底。

  ——完全就是另一个人了。

  她突然反应过来,为何刚刚还颇为冷淡、毫无生气的“前辈”突然就话多了起来?还会主动提问了?看他这言笑晏晏的模样,简直、简直……就像是真人入画了一般?

  这个念头让她心头猛地一跳,脑中疯狂喊“公子”求救。可脑子里的这鬼根本就和死了一般,半点反应也没有,也不知是真没听到还是装作没听到。

  不,现在这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难道是生香出了什么问题?不可能啊,如果出事了,直接应该就是香消梦散,出现在外头了……

  这样想着,她下意识地转头望向了门口——然后看到外面的她和闻朝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被挡在了仿佛透明的墙外。

  她这才松一口气,确定自己还在画中。可一口气还没松完,就听身后人轻笑一声:“既是求教,长辈的问话自然要好好回答——你还未和我好好说说,这‘无根之水’的来历呢。”

  洛水对着他仔细看了又看。他确实不像季诺,可也实在是不像闻朝。可再怎么不像,也不可能是其他人了。

  ——所以其实没什么可怕的。

  洛水强压下心底那点不安,勉强笑了笑:“启禀……启禀师伯,这‘无根之水’的说法,自然是我……是我胡乱翻找典籍时看到的。”

  他点头:“哦?是何处的典籍?可记得叫甚名字?”

  她皱眉,仿佛为难:“这……应当是弟子家中所藏的风物之志。幼时翻看,如今已不大记得清楚了……”

  他又“哦”了一声,继续问她:“这风物之志中可还有其他内容?”

  洛水心下叫苦连连,只能继续胡编:“自然是有的……唔,我想想,有一节叫‘藏物篇’,记的便是这些天生地长的宝贝……”

  两人问答之间,洛水言辞恳切。她说起谎来眼睛也不眨一下,只牢牢看着面前的人,实在看起来真诚又纯良。若不是两人此刻情状诡异,她的手依旧按着他的大腿,而他的阳物半点也不见疲软,依旧直指着她——面前的场景大约真是一幅叔侄交谈甚欢、礼貌恭让的情景了。

  他就安静地听她说,不停地说,说到仿佛终于编不下去卡壳,才低头一笑。

  他也不看她,只伸手重新捻起了方才那只空了的玉盏,在眼前缓缓转了转。

  “可是口渴了?”他问道。

  洛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讪讪应了。

  “可惜了,”他说,“方才茶水已尽,不然我倒还想听师侄与我好好解释一番——譬如为何师侄年幼时分便能翻看这与男性阳物相关的‘风物之志’?我听闻师侄亦出身人间富贵门第,却是不知家中尊长是如何管教的?”

  “我……”

  “若是记不清了那也无妨。说来惭愧,我之所以能成为这天玄掌门,旁的没什么值得夸耀,不过是记忆比寻常人要好些——天玄收藏的典籍功法,我年少时尽数翻过一遍,如今依旧记得清楚

  ——方才师侄所言的那几本风物志,我听着也有几分耳熟。”

  “……”

  “想来师妹大约是记岔了,将人间百余年前流行的那本《朱门艳情录》中的淫语艳词同那《高僧西行记》中的‘无根水’记混了罢?师妹可以找本《艳情录》再翻上一翻,看看其中可有那番‘天生地长所沾的水不算无根”的论说?”

  洛水震惊了。

  她的记性算不得太好,但也绝对不差,只是没想到眼前人的更加夸张——他这一提,她便知道他说得没错。

  现场瞎编慌话被戳穿的感觉着实尴尬,尤其对方还给她一条条掰扯开来,分说得条理分明。

  她不敢看他此刻表情,只是盯着他的手拼命点头,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亦不看她,只一边赏玩着杯中的玉盏,一边自顾自地说道:

  “其实就算记岔了也无妨。我只是有些不明,这“男人阳物所产的精水方算无根”的说法,到底是出自何处呢?而且既然那人知道‘无根’与‘尘物’有关,那么多半还是修仙中人吧——”

  他说着,伸手在玉盏边缘一捻,指尖便染上了一抹薄红,正是她先前饮水时不小心擦上的口脂。然后在她的注视中,他伸手凑近唇边,将那抹红慢慢舔了,又细细品了品,方才笑了起来:”思来想去,我总觉得那‘无根’之言更像是男人为了诓骗师侄所编造的胡话——却不知师侄能否解我心中疑惑,告诉师伯,你到底是从哪个男人那里听来的浑话呢?”——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