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真不要了(po1⒏homes)  008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她犹犹豫豫地照办了,只觉得怀中肌肉起伏、块垒分明的身躯烫得惊人——她先前只是下意识的抗拒,如今真的抱上了,总觉得这样的姿势有些太过亲密,立即不安地挪了下屁股,想要换个更舒服的姿势。

  可她这个动作却被误读成了催促,只听那人在她闷笑一声,自胸口中发出的颤音低沉,还带着一点青年人特有的得意与张扬。

  她奇怪他笑什么,可疑惑刚起,便被身下骤然加快的顶弄冲散了。

  他不知发的什么狠,一改先前散漫的态度,肏得她一下狠过一下,一下快过一下。她先前穴内本就被磨得酥痒难耐,这一番刺激之下,立刻又是水液淋漓。只一会儿,便听得空气中他肏弄她的水音不绝于耳,清晰得让她耳朵尖都烫了起来。

  “轻……轻一点儿……”她喘着气。

  “怕什么?”身下的人只笑她,“可是怕我们大小姐的水太多的事,被旁人听去,又传得全府皆知?”

  虽然知道这人是在境中,所言亦符合他那“外来护院”的身份,可洛水依旧听得脸红,不由恼道:“你、你胡说什么……哪有人知道这事……唔!都告诉你轻一点了!”

  “大小姐,你如何这般喜欢骗人?”他叹道。

  “我……我哪里……骗人了?”

  “我自然是今天才知道你水多淫荡的模样——”他笑道,“但这之前……难道你那未婚夫不知道么?”

  ——她的正牌未婚夫当然不知道,可这里的“季哥哥”……

  “谁、谁淫荡了?”她犹自嘴硬辩解。

  他当即笑得更欢:“是了,我们大小姐在外最是端庄不过,只是不知那‘好大的一锅’牛鞭汤却是烧与谁吃的?那些个壮阳大补之物,连我吃了都有些受不住,更何况你那未婚夫?哦,莫非是你那未婚夫无法满足你这等索求,所以才需要这般补益?也是,你这等淫乱的穴儿,是个男人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何等的饥渴……”

  他越说嘴上越荤,若是洛水还能动弹,必然要再抽他两个耳光。可她现在身下那软处被他伺候得熨帖,甚至有些太过熨帖了,以至于她浑身都像是过电一边,只能哼哼唧唧地软在她的怀里,连带着脑子也不灵醒起来,顺着他的浑话就开始胡思乱想。

  只听这人还在揪着那锅汤问她:“你说,若不是我恰巧路过,你这汤就该被旁的嘴馋仆人给吃了,这时大小姐你再寻来,又打算如何做呢?是同现在一般,被那欲火烧身的仆役按在地上肏个彻底?还是因为那人无法满足你,嚷他去喊了旁人来,一起将你肏透了?然后过几天,你那府上便如妓馆一般,是个有那孽物的男人都能来找你的水穴肏上一肏,连便溺之时亦需要含着肉棒?”

  她被他的话唬得毛孔炸开,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尤其是那下腹与花穴之处,反因为他的描述越来越热,甚至真的生出了一点尿意——

  她顿时惊惶起来,立刻喊他慢一点慢一点,可身下却因为越来越明显的感觉,越收越紧,直接绞得他闷笑连连。

  “我倒是不知道大小姐的喜好原来这般……特殊。”他说道,“还是说你真的想尿了?”

  这她如何能认?当即大声否认:“你胡说!而且、不……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的!”

  “轻一点——”他在她腰上掐了一把,“你想让全府的人都听见么?”

  她初还没反应过来,只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待到被他架着双腿,彻底抱在怀中,压在身上狠肏之时,方才反应过来——这人居然能动了!

  “你、你怎么突然……”她震惊。

  可他根本没有答她的意思,只将她在怀中按好了,一边啃她的耳朵,一边问她:“所以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那是谁可以呢,嗯?”

  她下意识就想答,当然是季哥哥。可话到唇边便觉不对,立刻嗯嗯两声,换了句:“你……你可以的。”

  可身下之人何等眼力,见她稍一停顿,便明白了她那未出口的答案,当即笑了一声,又是狠肏了几十下,一边肏一边说她:“我可以——如此说来你早就看上我了?”

  洛水听得心下直翻白眼,可嘴上万万是不敢否认的,只能说是。

  见她应得含糊,他笑得愈发爽朗,身下却入得愈重:“哈,你那未婚夫可知道你这般心思?他可知你养了这么个护院时,就想着他如何将你肏透肏尿了么?”

  他说到最后一个词的时候,直接一口咬上了她的耳垂,身下亦重重顶入她那花芯深处,她不防 他上下一齐,直接就眼前一花,浑身毛孔收缩又展开,呜咽着到了大高潮。

  她本能地就以为这该是结束了,然而恍惚中,神识却不由自主地飘远——于是她见着了闻朝依旧穿着白日的宽袍,衣袂飘飘地落在了他们方才待过的院子中。

  他落下之时没遇见人,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手指在桌上拂过,又俯身看了看地上的痕迹,显然是在找他们。他寻了一会儿,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举步便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他转神的那一瞬间,洛水魂都差点没惊散。她也不知她为何能看见外面的情形,只觉出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激电一般在她体中乱窜,等她魂儿回了身体中依旧强烈无比,这感觉合着她身上刚到的高潮,直炸得她整个人都软了,脑中一片空白,许久都回不过身来。

  待得她喘着气,好不容易抬眼,入目便是身材高大健硕的男子冲她露出满口的白牙,笑得得意非常。

  “你刚刚晕了。”他笑眯眯地在她身下摸了一把,又极为情色地揉了揉她的臀,“被我肏晕了。”说完还啃了她的脸,这炫耀的模样,活脱脱便是个幼稚鬼。

  换个时候洛水必要骂他不要脸——可她现在哪有心思羞耻,只想赶紧结束了这生香。

  只是不知这人先前第一次射得那般快,如今却仿佛丝毫不急,见她得了趣后,又慢入了两下,像是要同先前那般慢慢肏她。

  这她如何能够应?赶紧让对方射了结束这生香才是正理!

  她当即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用腿缠紧了他的腰,口中带着哭音埋怨道:“你这人,如何一点也不守信?”

  他被她说得奇怪:“我如何不守信了?”

  她道:“我……先前你说过的,说过欠我的汤水——一滴、一滴也不能少,都得重新予我。”

  伍子昭本只想与她调笑,亦觉得柴房狭隘,寻思着今日也差不多了,可骤然听得她突然提起了先前那浑话,纵使他根本没答应过,一听着莺声软语,又如何能受得住?再听她连声催他,显然是真怕她那季哥哥寻来。

  当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气她这般无情,真是混将他当个器物使用,呼来唤去,与对待旁的仆从并无不同;笑的是自己听了她这话,却依旧只想上她,完全被那下身之物控制,和旁的男人并无什么不同——不,或许更恶劣一些,他只想将她真的肏尿出来,然后依她所愿,将那精液、尿水全部灌入她那饥渴淫乱的花壶中……

  他这样想着,便站了起来,将她如如娃娃般面对面抱在怀中,找了面尚算平滑的墙压上——哪知她立刻挣扎起来,不待他动作,便开始喊背疼。

  他有些无言:先前她就这么压着他,任由他背靠着柴堆,他倒是一句也未抱怨?

  然而他到底不算彻底的混账,最后还是自己扯了衣物垫在她的后背,然后也不管她在嚷嚷,直接耸腰肏了起来。

  她不过高潮刚过,身子敏感,几下就被他肏得泄了出来,他心下满意,自然就着那高潮继续入她。

  洛水不想自己连泄了几次,对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差点哭出声来,只能“好哥哥”“伍爷”地乱叫,连声央他,说她“快死了”。说到后来她是真的难受起来,只嘤嘤哭泣,骂他“混蛋”“王八蛋”,说他分明是早就“觊觎”她,趁乱占了她的身子,还想毁她婚约,实在龌龊。

  他听得好笑,只抓紧她的腰,按住了防止她乱动,可听着听着就觉出了几分趣来——虽然他俩平日相处便如主客一般,可他难道真的不曾对她有过半分肖想?

  ——当然不是的。

  若不然他不会那般尽力与她保持距离,分明就是怕自己禁不住诱惑……可谁知他这大小姐实在是过分极了。

  不仅叁天两头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还总是用那双水汪汪的、惯会勾引男人的眼睛看他,动不动就一副要哭的模样,试图将她惯用的、玩弄人心的伎俩用在他身上,哪怕他向来不假辞色,她也恍若未闻。

  不仅如此,瞧她还做了些什么?居然给她的未婚夫煮了那样一锅汤,炖了整整一天一夜,香味飘得满院都是,是个人都会忍不住好奇,她到底烧了什么。

  他自然也是好奇的,所以才会鬼使神差地潜到厨房中——也幸好是他,如他先前警告的那般,若不是他发现了她煮的“好东西”,若是被旁人喝去了,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瞧他已经够君子了,待得觉出了不妥之后,又躲藏起来,可谁想她还是不肯放弃,自己送上了门来。

  但凡她专心去伺候她那未婚夫,不要惦念着这汤的效果,都不会让他瞅着空子了——

  啊对,空子。她倒也没完全骂错就是了——他确实也是混蛋的,故意留了个口子。不然发觉那汤羹的效果太烈后,他大可以直接躲出去,寻了那妓馆解决问题。可他非要藏在这处,可不就是存了那等龌龊心思?

  而且方才难道不是她主动爬上了他的身子,淫荡地按着他……弄了一回?

  如此一来,她淫荡,他龌龊——便谁也无法怪谁了吧?

  瞧她这浑身香汗淋漓、被她肏得连气都要喘不过来的模样,哪里有半分不情愿的模样?一身软肉在他的操弄下如面团似的被揉成各种形状,与他无比契合。只要一垂眸,便可见她背部的那片雪色覆在他深色的皮肤上,如同洁白的霜覆盖在粗陋的泥上一般,在窗外洒落的光下泛着莹洁的光,让他忍不住便想用浑身的热气将她彻底包裹,让她化成水去……

  这样想着,他身上的汗水比先前更甚,一层一层地往外涌,热腾腾的,将他那深色的肤镀上了铜器般的光,连带着她身上的汗与水也更多了——她大约是真的热得受不住了,身体里的水都快干了,连眼泪都似乎没了。

  他明明也热得快要像是被蒸干,见了她这模样却只想笑她。

  “你瞧瞧你……还说要让我一滴、都不剩地给你,却是不知谁……快一滴……都不剩了?”他凑近她那汗津津的脸颊,笑着舔了舔。

  她先是看了他一会儿,张了张唇,像是想要如先前那般求饶,让他快一点,可她到底是想起来,面前这人真的是个混蛋,求他哪有什么用?

  ——既然如此,那她还求什么?

  她心头火起,一口咬上了他的耳垂,直咬出了一丝铁锈的腥味来,手亦毫不客气地朝他身下那两丸探去,狠狠一拧,恨道:“伍子昭!混蛋!狗东西!我命令你尿出来!”

  话音刚落,便觉他身下重重一顶,直接破开了最深处,将那热流一股又一股地灌入,烫得她呻吟起来。

  太多了……

  她被灌得神志有些眩晕,可心中却感觉到了一股快意。

  ——看,果真是狗东西,只有骂的才听!

  可还没等她把那话说出口,就觉出他的手直接钻入她的身下。他也不待她挣扎,便直接按上了那前端的敏感珍珠上。

  她不防他偷袭,顿时想逃,可她这哪里是能跑的状态,于是被他这一刺激,只觉身下满得不能再满,而先前好不容易控制住的尿意又因为这充盈的感觉重新变得明显无比。

  “不、不要!”

  “要的,”他低头毫不客气地啃上了她的唇,将她所有的尖叫呻吟统统吞了下去,“来,嘘——”说着手指用力,直接在那处一捻一划。

  她本下身涨得厉害,分不清尿意泄意,如今突然被开了个口子,便再也控制不住,花穴同前面一同抽搐起来,只想不管不顾地将身子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水全部排出去。

  高潮与通泄的快感混杂在一起,强烈而陌生,从下身直冲她头顶,刺激得她眼前白晃晃的一片,只能感觉到下身的快意,连呻吟的力气也没有了。整个人的力气像是同下边的水一起,被排得干干净净。

  恍惚中,对面的人缓缓松开了她的唇,露齿一笑。

  “看,”他说,“大小姐,全都给你了,一滴不剩——这下你满意了吧?”

  说完,方才头一歪,径直睡了过去。

  ……

  一阵风吹来,伍子昭恍然回神,才发现自己还站在偏院的门口,倚门站着发了好一会儿呆,连洛水回来了也没觉察。

  “大师兄,”她问他,“你怎么了?我、我喊了你好几声……”

  “……没什么。”伍子昭习惯性地扯了个笑,笑完才想起,这人亦是从“那边”来的,人后实在是没必要同她端着。

  说来也怪,两人的关系捅破了之后,他居然感觉到了一阵轻松,再见她这副柔弱的模样,不管是装的还是怎么,亦顺眼了许多。

  于是他收了笑,只冷眼瞧她:“怎么了?可解决了?”

  “你……我……”她缩回手,最后小声扯了扯自己的衣摆,“我一个人没法收拾柴房。”

  “柴房?什么柴房?”他问,“你不是要去那……”

  “不是……不是,我已经解决了,就是……”她涨红了脸,用极小的声音道,“我就是找错了地方……可我太急了……”

  伍子昭先是愣了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她后面没说的话是什么。

  饶是他见多识广,也实在有些无言,甚至真的开始怀疑,与这新来的“同伙”结盟,到底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这么大的人,如何连……这点事情都能出岔?

  可他不知道的是,洛水也十分无语——若不是面前的这个狗东西,她何苦要编这般离谱的理由?——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homes」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