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真不知道「po1⒏homes」  008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洛水自然不知道闻朝想了些什么。

  她只知道,从她这师父进来开始,整个讲堂的气氛都开始不对劲了。她自然想不到,闻朝正因为他人当面编排她感到十分不悦,只道是她这师父又起了疑心。

  ——不应该啊,不是昨天刚睡过吗?

  她心下疑惑不安,不由偷偷抬眼去看,结果正撞上对方的目光,顿觉那目光雪亮,似冰水一般。

  洛水被冻得整个人都有些发木,脑子都差点不转了。

  而闻朝看她脸色惨白,却以为她是听见了旁人的议论心下难受,当即愈发不悦。

  伍子昭瞧见气氛不对,又瞧见洛水表情不佳,想了想,便笑着开口道:“想必诸位已经听闻,昨日小师妹连破两境,正是师门喜事。按照往常的惯例,今日本该由我来讲,可师妹的情况特殊,以我之见识,却不好胡乱指点,于是我便延请了师父前来,好为大家解惑——事出突然,没能提前将惊喜透露给诸位师弟师妹,却是我的过错了。”

  他这番话亦说得颇为圆融,直接先将此间氛围微妙的缘由给点破了,再将过错统统揽到了自己身上,如此光明正大地说开来,反倒是让不少弟子心中的疑问消解不少。

  而伍子昭为人本就亲和,又天生一张好笑面,站在闻朝身边说话时也是往日模样,于是便又为他的话添了几分可信。

  ——所以师父……并没有生气?

  在场的目光又偷偷飘向了上首的那个人。

  闻朝只端起面前的茶盏呷了口茶水,再抬眼望向诸弟子时目光已十分平静,就仿佛先前进来时的威势只是错觉一般。

  他道:“我知尔等心中疑惑非常——然‘修仙修心’,无论境界何样,这第一等重要的,便是要‘明心澄意’,如此方能明了己之所在,不被那外物牵引了去。”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颇为满意地看到,大多数弟子都已收敛了先前躁动的神情,认认真真地望着他——包括洛水亦是难得的专心,双手放在并拢的腿上,乖巧地望着他。

  他又道:“如此,尔等必会再问,那到底何为‘外物’?有人说,‘非吾之所欲’,便是‘外物’。可我便要再问了,尔等听闻同门朝夕破境,自然羡慕非常,心向往之,恨不能立刻得了那破境的秘法——如此“所求、所欲之事”可属‘外物’?”

  他问题一出,下面立刻安静非常,大多弟子露出了深思的神色。

  他点头,道:“是了,它确实为尔等欲求,可尔等心中亦当清楚,如此‘欲求’却并非属于‘吾之所欲’——为何?皆因我等修炼之人都当清楚,当初踏上这漫漫求索之路时,自有另一番‘欲求’,或者说是‘心意’。”

  “尔等到底为何踏上了这仙途?其答案便是尔等最初的‘心意’。而所谓证道,证的便是这番心意——如何证?那便是要破境了。”

  “修仙七重境,在座人人都知道这七重境为何,知道若要修仙飞升,需先斩断口腹之欲曰,再伐洗筋骨之秽,后面更有淬体、炼骨、转灵、蕴神之境,每一重境界皆艰辛凶险——而‘破境’便意味着‘心意’得证。”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望了眼洛水,只见后者虽然听得认真,却和周围弟子的神情略有不同,若说其他弟子面上可见困惑、思索、了悟,那她的脸上,大约只有纯粹的茫然了。

  ——看来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突破的。

  闻朝倒不十分意外,甚至可以说是松了口气。

  他原本对洛水的突破确感惊诧。按照伍子昭的说法,他这做师兄的不过是用了点封闭鼻窍的手段,防止她受不住气味的诱惑,结果后者又哭又闹了一个晚上,最后饿得不行才勉强开了灵窍,却不想这一开就是连同引气入体也一并做了,直接入了伐髓之境。

  这个说法有些太过简单荒谬,但又由不得闻朝不信。待得见着洛水,望色观气,见她双目清湛,神采奕奕,便知道她真是突破了。

  这样想来,倒还是他这个师父行事迂腐了。大徒弟的做法算是歪打正着,虽然手段虽然粗暴了点,但也不能说是太过出格。思来想去,只能说“机缘”一事当真不可捉摸。

  他心下暗叹一声,口中却十分平静,最后道:

  “至此,诸君便应当明白了,‘破境’只是结果,是验证尔等‘心意’的手段,万万不可同‘心意’混淆了起来。”

  他一番话说完,便又端起了茶来喝,任由下面弟子巴巴地望着他,盼着师尊再多说点。

  闻朝倒也并非故意沉默。一来他本就不是多言之人,今日所言,早已远超平日对弟子们的训导;二来,他自觉所言已尽,再多作解释实无必要。

  他想了想,补充道:“我言尽于此,诸君自可好好参悟——亦无需盲信于我。”

  如此一来,讲堂又陷入了奇怪的氛围中,倒不似先前那般让人坐立不安,只弟子们面面相觑,皆有些不敢相信。

  伍子昭见状,便朝闻朝行了一礼:“师父,今日授业便到此为止?”

  闻朝点头:“言不在多。”

  他说着站起身来,道:“今日便到此为止吧——旁的若你们还有困惑,自有你们大师兄解惑。”

  伍子昭笑道:“本以为今日可偷懒一番,师父到底还是不肯放过我。”

  闻朝看了他一眼,几不可觉地露出点笑来,但很快又压住:“莫要贫嘴——我先前嘱咐你的事,你先和你师妹说了,然后让她自来寻我。”

  伍子昭应了,便要送他出去。然而刚一抬手,却见闻朝没动,只微微皱眉。

  伍子昭心下一跳,面上笑容不改:“师父,怎么了?”

  闻朝指了指他的耳垂:“方才你见我时,我便想问你——那里是如何了?”

  伍子昭愣了愣,下意识地摸上了耳垂,果然摸到几点伤口,倒是愈合了不少,只是痕迹明显。

  ——……这伤痕是如何出来的?

  伍子昭亦是有些困惑。

  他昨夜为了安抚他那个小师妹,被折腾的够呛——她从梦中魇醒,毫不客气地将他的手腕咬了个血淋淋的口子,他都没来得及张开护体劲气。待得想要张开,又看她哭得可怜,终归是莫名其妙地心软了。

  后来他怕见师父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用灵药涂了那手腕上的伤口,一夜便愈合得差不多了。可现在闻朝却问他,如何耳朵上也有了伤口。

  伍子昭自然是想不起来的。他只记得当时自己心烦意乱,如何还能记得怀中的人啃了哪些地方?

  此时闻朝问起,他自然不能、也不愿意再多想当时的情境,只轻描淡写道:“好像是毒虫咬的,现在还有些痒呢。”他说着又假意挠了几下。

  闻朝点头。

  他其实先前与伍子昭见面时便已看见了这痕迹,按说这等小事根本不值一问,可他不知为何总觉得大弟子耳后那痕迹有些醒目,让人看了心下莫名不舒服。

  他当时急着过来没问,如今授业结束要走,又望见了这痕迹,那一点不适又起,于是便问了。

  ——只是不知这天玄何时有了这般厉害的毒虫?

  闻朝略略一想,便想到了什么。他微微皱起眉来,对伍子昭道:“前日后山神兽出事突然,恐怕是有魔气泄露之虞,恐草木虫豸也受了影响……我便去查验一番,你自小心。”

  伍子昭自然应是。他目送闻朝离开了,又在讲堂中按部就班地为师弟师妹们讲起了课来。

  他口才上佳,授课同闻朝端正肃穆的风格自然不同,谈笑间便与师弟师妹们说清了入门修炼需注意的一些事项,包括每叁个月一次的考校,说不仅要考校功法进度,叩心径更是日日早课的必须。

  洛水一听就头疼起来。

  和其他弟子不同,她早前已经见过了这家伙的凶恶模样,如今看他谈笑风生只觉虚伪,更没有错过那家伙在说“叩心径”的时候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一副“等着看大小姐好戏”的模样。

  她已经突破至伐髓,自然能够爬得更高。可这“叩心径”可不管人修为,单只督促弟子每日早期发奋。而她向来惫懒,曾经在问镜阁中时,也只需供奉师祖、完成日常的洒扫便好,根本就不需早起。

  她心下叫苦,看伍子昭更是不顺眼,索性不去看他,只专心地琢磨起她的指甲来:原先她爱美,总爱留一点,磨圆磨润了好染上淡色的花汁。可日后她若使剑,便很难再像现在这般打理……虽然她自觉得,就她这手,无论指甲长短,俱该是十分好看。

  她这边专心琢磨,那边伍子昭倒是没再捉弄她,也没故意提问,只授完了该说的部分后,又与弟子们一一交谈,答疑解惑。

  如此一来,当他在洛水面前坐下时,她却是不好拉下脸来了——毕竟只是惯例的一部分。

  两人面对面坐着,不约而同就是一阵沉默,显然俱是想起了昨夜相对而坐时的混乱与尴尬来。

  最后还是伍子昭先开了口,问她:“小师妹于修行上可有不明之处?”

  洛水看了他一眼:“并无。”

  见她这般反应,伍子昭半点也不生气,真就是好脾气的师兄模样。

  他问她:“那小师妹可想清楚了,一会儿去见师父时,该如何解释?”

  洛水奇怪:“解释什么?”

  伍子昭嘴唇不动,声音却是直接入了她的耳中:“我和师父说的是,你用的不过是封印鼻窍之术——可小师妹应该能感觉到,这般效果,如何能是普通的封印五感之术能办到的?”

  洛水心下一跳,便听他又继续说道:“需叫小师妹知道,我为了帮你,用了点‘那边’的秘术——不想师妹用起来效果这般的好。其中缘由,回头师妹可同我慢慢分说,只是师妹回头见师父的时候千万记得,不管是我同你说的‘故事’也好,还是‘那边’的秘术也罢,在天玄都是不可言说的禁忌,决不能提。”

  —————————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homes」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