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不如就这么办了吧?  008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闻朝御剑如飞,转瞬便回到了主峰前殿之后的洞府之中。

  他知那传讯之人此刻还在前殿等他传召,却难能地迟疑了起来——不,其实他已经隐有觉察,但凡遇上“她”的事,他犹疑的次数并不算少。

  思来想去,终归还是她的身份太过麻烦,先是好友季诺的“洛水妹妹”,如今又成了他的座下弟子,亲近了不行,疏远了亦难。

  至于为何不行,如何为难,他却没时间深想。只因这一眨眼的功夫,便又见一只纸鹤晃悠悠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捏在指尖,便听到了她的声音。

  她问他:“师父今日可是有事要忙?我本不欲麻烦师父,只是这修行上的疑惑,一日不解,便困扰弟子一日。而这修行之事,便是与天争命,半分不容延宕……”

  闻朝初始还听得好好,知她这信是解释先前一封,问他何时可回,只是听到了后半段,便莫名有些走神——这一本正经的说法,一听便知不可能出自她的口中,多半是今日伍子昭教授的内容罢,配合她和软的声音,落在他耳中,反倒添了几分少女装腔作势般的可爱。

  他不禁想到,若是她以后成长起来,能像伍子昭那般独当一面时,成了其他弟子口中的“师姐”,说教起来之时又是何种模样?若还是同现在一般,也不知能否让那些看似乖顺、实则年轻气盛的师弟师妹们信服?

  这念头一起,他便捏着纸鹤又听了一遍,待得几遍过后,觉出心头轻松,先前后山一番遭遇带来的隐隐抑郁之意,不知何时已经全然消散。

  他想,既然收她进来前便答应过季诺要好好照顾她,也知她身上定有麻烦,如今真遇上了,岂有避而不谈之理?

  如此向来,他当即也捏了只纸鹤,凑近唇边低语几句,便弹指送了出去,打开洞府,将茶水沏好,只等洛水过来。

  这边洛水心情亦是忐忑。方才午间授业结束,伍子昭这个啰嗦的家伙还要留她,说是有事需私下细说。

  她不耐应付他,便推说这几日早已同师父约好了修习之事——他看起来不太相信,但似是想到她情况特殊,便也没再纠缠,只给她也留了枚传信的玉玦,让她得闲便联系她。

  她胡乱应了,待得清净下来,便急匆匆地送出了纸鹤,左等右等,却不见闻朝有丝毫回应,以为他有了旁的事务要处理,不由着急,于是便又发了一只去催,心道若是真还等不来回信,便只能想办法直接去她那师父门口堵人。

  好在念头刚起,便得了回信,当即大喜,匆匆便往殿后的洞府去了。

  说是叫洞府,实际上只是主峰殿落后坡的一处院落,寻起来并不麻烦。洛水沿着小径行去,一路穿溪涉水,只小心避过嶙峋青石,还有石间蔓生的挂剑——这种草她第一日来天玄便已发现,茂密得不同寻常,哪怕此处似有打理痕迹,穿行其间,依旧颇有几分身处雪地之感,大约可想见春日草木葱茏之景。

  如此一想,倒似乎是与季哥哥信中提过的一段“苦修不解之时,便端坐溪边,聆风抚石,感草木生机,天地气韵”的一段对上了。

  他信中写来颇见仙山风采,可待得洛水真入其间,只感叹这天玄大约真无甚好看——她季哥哥待的是闻天正峰,洞府前似乎也长满了这种草,偏生季哥哥还像是从未见过奇花异草那般,只爱写着破草。思来想去,大约是他们这等一心练剑、无心打理洞府之人的门口,也只能靠这种一看就极好养活的草木装点了。

  她下定决心,有朝一日,若真有了自己的洞府,定要好好莳花弄草,方才不算辜负一方的生机灵气。

  洛水这走神之间,转眼便到了闻朝的洞府,也未多想便进去了。直到脚下没了荒草,成了平整的石板,她方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直直入了内院,礼数全无。

  她下意识地想要先退出去,再假意敲门唤上一声,却不意面前的房门也敞开着,听内里的人道:“既是到了,便进来吧。”声音冷淡,不是她那师父闻朝又是谁。

  她向来惧他,被他一唬,当即收回了脚步,讪讪道了句“见过师父”。却没想到若放在平日,这等地方自然有仙法遮掩,若非主人愿意,断无可能让她这般长驱直入。

  几日相处下来,她多少还是摸着了点她这师父惯爱装模作样的脾气,实在不敢随意造次,到底是在进门前敲了敲门框,才敢小步穿过正堂,绕到内间的松石卧溪屏风前,对着坐于案后的闻朝福了福,恭恭敬敬道:“师父万安。”

  她自以为这一番仓促弥补之下的礼数极佳,不想里面之人却沉默了下来,半晌方道:“进来。”

  洛水直觉他或许心情不佳,于是更加小心,屏住呼吸,踮着脚慢慢走了进去,行到那人面前便又要作礼。

  可手还没抬起来,便听那人道:“既说是与天争命,半分不容延宕,如何还这般犹疑?”

  洛水一听,心下顿时有些发凉,心道为何次次与闻朝完成任务的情形,都是这般半分旖旎之色也无?

  闻朝不知她所想,只见她垂首不语,以为被自己方才一番言语吓到,不禁隐有懊恼。

  他知自己拜师当日言语过于严厉,而今日课堂之上,亦不见半分温和之色,全然不似大弟子伍子昭那般招新进弟子喜爱,所以才想今日与她好好说说。

  其实,他先前心情不错,直到发觉她磨磨蹭蹭地在门口不肯进屋,仿佛畏她如虎,顿时就有些不豫。待得回过神来,已经是这般……又吓到她了。

  只是他向来不知如何安慰人,思来想去,只得一句:“莫要这般……紧张,坐吧。”

  洛水敏锐地听出他语气中似有缓和之意,立刻不再啰嗦,飞快行了一礼,便端端正正坐在了对面的圆凳上。

  闻朝见她恭敬模样,心下暗叹一声,不好再多看她,泼了方才备好的茶水,给她重新斟了一杯,不待她再说什么谢来谢去客套疏远之辞,径直道:“今日我临时起意去经讲,本是为了今快解你修炼突破之惑,如今想来却是我有些草率了——你情况特殊,自当特别对待,可是授业的内容有不明之处?”

  洛水端茶啜了一口,安定不少,瞟了他一眼,心道她情况特殊是真,需要解惑是真,上课的内容哪里都听不明白自然也都是真的,只是这些却统统不是她今日来找他的主要理由。

  只是她说话做事向来含蓄,想了想,只小声:“师父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闻朝本做好了她基础不好、一窍不通的心理准备,不意她突然反问一句,奇道:“这真话是什么?假话又是什么?”

  洛水也不直接答,又问了一句:“当真……说什么都行?”

  闻朝对上她滴溜溜的眼,立刻觉出了少女特有的小心试探、雀跃狡黠之意,再无惧怕,当即心下宽慰,甚至为她情绪感染,只面上情绪不好显露,压着唇角道:“说罢。”

  洛水立刻坐得端正,摆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道:“假话就是——虽然徒儿这次运气不错,但其实对自己的资质毫无信心,对突破之事亦是半分头绪都没有,对今后这修行之途该如何解了这些疑惑、又如何走下去其实真的……无甚兴趣。”

  她说完便屏息等对面反应。然而闻朝这次却是难得的心平气和,丝毫没有被她的胡说八道气着,只“唔”了一声,顺着她的话问:“那真话呢?”

  “这……真话便是,其实师父白日所言,徒儿疑惑颇深,似与师父曾经的教导有些……矛盾之处。”

  “哦?”

  洛水道:“曾经师父说,这修仙修炼,便是要……斩断凡尘。我在人间时亦曾听闻,修仙之难,便在断情绝欲。可师父方才也说,修仙修心,最需明晰最初的‘心意’,所以……所以我有两问……”

  “其一,这最初的心意,同这‘欲’又有何区别?其二,若我这修仙的心意,最初便同那‘情爱’有关,又该如何是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