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别念了师父别念了  008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她这番话说得小心,甚至可以说学乖了不少。

  既没有同往常一般,将她那“季哥哥”张口闭口挂在嘴上,所问之处亦多少有些出乎闻朝的意料:方才他见她课上的茫然模样,以为她没听进去多少,原来却是听懂了,只是生出了更多的疑惑。

  望着她小心翼翼、又隐隐期待的模样,闻朝不由又是暗叹一声,心头泛起一片难言的复杂情绪。

  他早先以为她对“情”之一事只是少年心性释然,单凭一片痴心孤勇向前,如今看来,却并非全然糊涂——当然,也不是一点都不糊涂。

  若换个时候,譬如收徒之时,他自然只会是疾言厉色,劝她打消这年头,告诉她“情关难过,情劫难历”,修真界中向来有“情关鬼门关,情劫生死劫”之说,民间亦有流传。

  他不清楚她理解多少,收徒之时亦已再叁告诫,若是再这般重复,只怕她以为自己不过会一些陈词滥调,倒起了逆反作用。

  如是,闻朝思索了一下,方才慢道:“人有七情六欲,若说心意同这‘欲’毫不相干,那这心意也就成了无根之萍。我曾经确实同你说过‘断情绝欲’——却并非是让你连同心意一起摒弃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果然见到洛水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不由又接上了一句:“……只是正因为这‘心意’同欲望相关,而人之欲又太过繁杂,因此如何从这纷繁的头绪中理出循乎本心、又合乎天道的一线,却是最难之处,亦是‘证道明心’的目的——每一次突破,便是明了剖析一次心意,如同木石垒砌,需层层夯实,如若一层不牢,越往上去,便越有倾覆之灾……”

  闻朝还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他一直盯着洛水的反映,立刻敏锐地意识到,对方已经开始走神,再要说教,显然已是无用,只能道:“总之,‘心意’之事,你不必如此急着下定论——破境迅速是好事,亦有不妥,不若日后修炼之时再仔细梳理。”

  洛水却已是有些听不进去了。

  此刻她心下自是甜蜜非常——若说先前她还稀里糊涂,不清楚自己如何能连破两境,如今哪还有不明白的?

  ——若非她对季哥哥的一片痴心,与天地运道生出了感应,如何能一举破境?

  ——若是她日后继续破境,可不就是继续证明了她的“心意”坚定么?

  如此,她愈发确定,自己为了季哥哥来天玄修行,根本就是再正确、正当不过的事情。

  反正师父也说了,修仙不必断情绝欲,只要挑一种坚持住就好了。

  这厢洛水自觉厘清了头绪,脑中豁然,心下愉快,当即对接下来要做的事也有了十分的信心——横竖她也只是将闻朝当做季哥哥罢了。

  没错,她无论做了什么,都是为了最后同季哥哥在一起。

  如此一想,洛水垂下了眼去,露出一点为难的神色。

  闻朝立刻停下了讲经般的教导,问她:“可是我讲得太深奥了?”

  若是此情此景,换到早些的讲堂之中,定是要让一干弟子惊诧非常:讲完即走、不欲多做解释的祭剑峰主,如何就变得这般细致耐心了?

  只身在此情此景中的两人各有所思,丝毫不觉有何不妥。

  洛水闻言咬了咬唇,低声道:“弟子愚钝……”

  闻朝见她为难,以为她到底是认真听了,便道:“若是实在不明,不若我从头再说一遍……”

  ——再听一遍师父念经?

  ——这如何使得??

  洛水一听就心下着急,立刻改口:“不……并非师父说得不清楚,只是我记性不是太好,不知、不知师父可有笔墨?”

  闻朝微愣,不想她居然是这个意思——门中弟子大多记性极佳,授业之时向来讲究师长所授内化于心,除了考校之时,少有用到笔墨的情形——是他想当然了,忘记她并未通过寻常的考校,记性亦不过是凡人之资。

  闻朝想了想,点头:“我平日的笔墨,你或许用不习惯。待我寻一套合你用的来。”说罢起身,在身后的百宝架上翻找了起来。

  洛水心思正在旁处,没觉出他话中熟稔之意,只趁着闻朝转身,亦取出了储物袋中早已准备好的物品。

  待得闻朝转过身来,方才注意到洛水正捧着一个锦盒,眼神亮晶晶地望着他,对他说道:“师父,我方才想起,我来此之前还为你准备了礼物。”

  闻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慢了半拍,才发觉洛水又逐渐露出了疑惑、忐忑之色。他咳了一声,问她:“如何……突然要准备什么礼物?”

  洛水立刻搬出早已准备好了的托词,道:“师父领我拜师,又专门找了师姐……师兄引我熟悉山门——我虽第一次拜师,却知寻常弟子并无这等待遇……咳,我自然不是说师父偏心,只是师父对弟子的照拂,弟子还是记在心上的。”

  她说完看了闻朝一眼,见他并无反感之色,方才又道:“弟子从前在山下之时,有些小小的爱好,喜欢自行摆弄制作些物什,师父请看。”

  她的手朝前伸了伸,将那锦盒送于闻朝面前。

  可闻朝的注意力下意识地便略过了红缎掐金丝的灿然锦盒,十分自然地就落在了那双托着锦盒的手上:

  少女的十指灵活纤巧,摆弄什么物件都有十分才能——这是他早就知道的。

  只是他从前却不知道,她的手在红缎的映衬下会白得这般……惊心,只一捧,便仿佛染上了一点薄薄的红。

  闻朝看了两眼便不敢多看,只道了声谢就伸手去接,接过也不好当场拆开,只打算放在身后架上,回头再细细查看。

  不想洛水“啊”了一声,在他看去时,露出了一点期期艾艾之色,问他:“这东西虽不值什么,却是花了心思的——师父真的不打算看看吗?”

  他犹豫了下,还是顺了她的意思,将那巴掌大的锦盒打开了,但见里面露出了玄青的锦缎,内置整整齐齐的九方墨条,每一方的顶端均以细线鎏金描花,而九方拼在一起,又合成了一副完整的缠枝花样,自是漂亮精细非常。

  确实是她的风格,闻朝想。她给“季哥哥”准备的所有东西自然都是花了十分心思的。

  没有人比闻朝更清楚。

  只是这一次,她却是明确将东西赠予了他,而并非是旁的什么人……

  闻朝垂下了眼去,也不看她。他本想说点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还是没有出口,最终也只点了点头,如寻常师长般,赞她一句“有心了”。

  但显然,他惯用的冷淡语气让她误会了。

  他话刚一出口,便觉出了对面人情绪低落,还想说些什么,便听她低声道:“我只是想到了当初拜入门下的机缘……师父可是觉得,我做了多余的事?我知道仙家宝物众多,师父自然是看不上的……”

  “不,”他立刻打断她,道,“我很喜欢。”

  “啊?”

  他蓦然对上她惊讶的眼神,方才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说了什么,却不好直接躲闪,只能又补了一句:“我确实有习字的爱好——修仙中人或用意念刻玉简,或画符,虽有制笔的习惯,墨却是少用的……我方才其实便也是在找这个,正好你便送来了。”

  这番话说得拙劣,她却像是完全没听出来那般,只眼神重新亮了起来,显然是被他说服了。

  他心下稍松,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她指了指锦盒,得意道:“我这墨不仅样子好看,味道也特别。”

  闻朝有些舍不得破坏这漂亮的纹样,犹豫着要不要取,不想她的手更快——或者说他根本没有避她的心思,只看她取了其中一根,在他眼前晃了晃:“闻闻看?”

  若是旁的时候,闻朝定然会觉出两人此刻的距离已经近到不能再近,更不可能容她擅自动作。然而不知为何,当她的眼睛盛满笑意望着他时,他就很是……舍不得拒绝她。

  理智上,他或许还有一念,知道此景不对,可身体行动却更快一步。

  他在她期盼的眼神中,顿了顿,慢慢低下头去,凑近了她的手——他确实闻到了松墨的清香,可那不过是淡淡的一息,更多的是自她手上传来的香味,仿佛浸了水的兰花一般,在夜色中透着清幽的香气,诱人将之采下,置于掌中细细揉挲……

  “啊……”她细细地呼了一声,方才引得他稍稍回过了神些:自己竟不知何时已经将她的手捏在了掌中,竟是连墨条掉落了也丝毫不觉。

  “抱歉,是不是弄疼你……”

  他道歉,直觉想要松手,却不防她抽手在他掌心挠了两下,反握住他的手,撒娇似地抱怨道:“手——你的手都被弄脏了,季哥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